收藏本站在线留言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来到深圳联乐实业有限公司官网
咨询热线

400-888-2720

联乐实业

工业存储/工业电脑服务商

17年专注高可靠性工业存储产品及解决方案

共享电单车的“逆城市化”,变身三四线居民“买菜车”

返回列表 来源: 财联社 发布日期: 2021.02.17

被赶出北上广深的共享电单车正成为一些三四线城市的主要出行方式,朝着“逆城市化”方向狂奔。

春节前夕,财联社记者从浙江省杭州市返回江西省九江市,发现共享电单车在这座三四线小城几乎随处可见,完全融入市民日常生活。

共享电单车下沉,融入生活

在主城区工作的程女士曾是共享单车的老用户,自2020年接触共享电单车后,她的使用频率从每周2-3次提升到6次以上。

“现在骑电动车的次数比以前(骑自行车)多,因为路上要经过一个长坡,骑自行车很累,也觉得不安全,所以要单程打车,现在来回都骑电动车。”程女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据记者实地观察,九江街头目前主要有7个共享电单车品牌,分别为哈啰、青桔、小鱼、美团、小遛共享、自由出行和喵走出行,其中,喵走出行和青桔的投放量和使用人数明显较多。

不同于上一轮共享单车热主要解决城市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骑行距离更远、更省力的电单车在公共交通相对落后的九江已成为主要出行方式,约50公里续航里程基本能满足市民各式出行需求。

2月15日,财联社记者尝试骑共享电单车前往位于市郊的沙滩公园,全程约8.1公里。到达目的地后发现,选择这种方式出门游玩的人不在少数,沙滩公园的停车点停着各式共享电单车,不时能看到一家人忙着扫码取车。

由于场景和人群的拓展,共享电单车使用频率大幅提升,这种情况下,更换电池成为平台方主要工作。2月14日,一位共享电单车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他负责为喵走出行品牌更换电池,整个九江换电团队共有十余人,春节假期约一半人留岗轮班,因此相对比较忙。对于喵走出行是否进入了市辖区之外的县市,他回应:“不太清楚,那些地方可能不太好管理。”

据九江市统计局数据,2019年末九江市总人口为492.03万人,共有3个市辖区、7个县、3个县级市。

共享电单车混战,上游受益

7款共享电单车在人口不足500万的小城“跑马圈地”,竞争压力不容小觑。由于产品同质化严重,各自抢占客户的手段也大同小异,包括:1、降低使用门槛;2、提升使用体验;3、减少使用费用。

财联社记者体验后发现,上述共享电单车的使用流程都已十分简化,只需支付宝或微信扫码即可,且均不要求用户缴纳押金,这使得用户能随意更换不同平台体验。此外,除青桔车型相对落后,其它各款车都是成熟电动车外形,换言之,使用体验相对接近。

共享单车

车型相对落后的青桔(左)和车型更新的喵走出行(右),拍摄:罗祎辰

在费用端,共享电单车每次收费约从2元起步,但叠加优惠卡后还有降低空间,其中,哈啰的折扣力度较大,其在春节期间推出了9.9元60天无限次卡(每次最高抵1元)的限时优惠活动。

竞争者众多叠加补贴优惠,毫无疑问,共享电单车还处于扩张期,换言之,市场分散而且盈利较难。但对于上游电池厂商和电动车制造商而言,下游需求带来的是大笔订单流入。

一家锂电上市公司负责人向财联社记者表示:“2020年公司最大困难是(锂电池)产能跟不上(出行业务)订单。”该负责人介绍,随着外卖、共享出行等新业态不断下沉,对电动车的需求明显提升,公司出行业务大规模放量,预计未来还能保持较高增长态势。

上述负责人介绍,在传统模式下,车架和电池各占电单车成本的50%,但受益新业态发展,两者的成本占比已经发生了变化,以外卖为例,1辆外卖电动车普遍需要配备3块锂电池才能正常工作,这意味着电池厂商从单车中获取的收益将超过整车厂。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眼下共享电单车已成为九江等三四线城市的主流出行方式,但随着各地交通管理政策逐渐收紧,该业务仍面临较高政策风险。

联乐实业,工业存储/工业电脑服务商,17年专注高可靠性工业存储产品解决方案服务商!详情进入www.univo.com.cn或垂询400-888-2720